陌苍

【卢刘】未言


卢瀚文喜欢冬天。 


昏黄的路灯照着B市不断飘落的雪花,视线所及是满目柔和的鹅黄色。十八岁的卢瀚文裹紧了米色的围巾,黑色短靴在这条漫长的路上留下脚印。 


世界很安静,就仿佛只有他急促的呼吸声,和那些柔软崩塌时嘎吱的声响。他轻轻舔过自己干涩的唇,把裸露在外的手塞进口袋。 


如果是前辈的话一定听不到,卢瀚文想。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B市,但还是会不适应北方干燥的气候。他伸手揉揉自己冻得发红的鼻尖,钻进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店。 


登记完的卢瀚文顶着前台妹子探寻的目光,轻巧地钻进了电梯。进了房间他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了一阵呆。然后他起身,拉开窗帘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着这座城市。 俯瞰着这个他觉得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卢瀚文突然感受到了自己心底塞满的期望,灼热得让他难以入睡。毕竟年轻人总喜欢想入非非。 


如果前辈在的话… 卢瀚文赶走杂念走进浴室洗去一身风尘,出来之后擦干湿漉漉的手,划开手机解锁。未读短信蹦出来,简短的街道地址仿佛显示着主人的不耐烦。卢瀚文反倒是心情很好地弯起嘴角。 


钻进被窝,他又在暖橙色的灯光里胡思乱想了一阵,才终于在比平时早的时间里睡着了。 



第二天还没听到闹铃,他就醒了过来,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背着背包走出宾馆,不知为什么有些不舍。 


柔和的白雾笼罩着清晨的街道。卢瀚文到得早了,沿街走了几步,看见街间广场上精致的雕像。一对对情侣们在模糊的晨雾间私语。卢瀚文看着一旁店铺的壁橱玻璃,突然笑了出来,倒影中那个带着耳机的身影依然带着几分不耐烦似的走过来。 


刘小别正犯着困,听着耳机里柔和的吉他和弦。突然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他接起手机。 “前辈我找到你啦,回头回头。”听见耳机里的声音,刘小别摘下耳机挂在脖子上回过头去。闯进视线的是带着笑意的眼睛,米色围巾挡住了脸,但他还是想像出了那人笑起来的样子。 


刘小别皱起眉看着卢瀚文被阳光染成浅黄的发梢,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问他“来找我pk?”卢瀚文早就不是当年的熊孩子,比起当年更是多了几分沉稳,可在刘小别眼里就像真么多年都只是弹指一挥间。就像他还是当年那个追着他要和他一决胜负的熊孩子。 



卢瀚文并没有答话,只是把脸往围巾里藏了藏,笑着跟在他身后。这一笑反倒让刘小别不期然想到喻文州,下意识抖了抖,就看卢瀚文噗地笑出来。 


“可是我等了前辈这么久,手都僵了怎么打。”卢瀚文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前辈到得这么晚,不如请我喝杯热咖啡吧。” 


刘小别啧了一声拉过卢瀚文冻得发红的手握住,一起塞进自己大衣口袋。冰凉的手指循着温度缠了上来,刘小别愣了一下还是回握住对方的手,十指相扣。 没有人看得见但他还是不争气地红了脸,卢瀚文转过头去看,只看到他泛红的耳尖。“前辈你脸红什么呀。” 


其实我的心也在跳得很厉害,可是前辈你一定听不到。 


咖啡店里,卢瀚文握着温暖的马克杯,刘小别在对面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卢瀚文隔着飘忽的蒸汽看着他低垂的睫毛发着呆,随即也拿出手机劈劈啪啪按着什么。 


刘小别抬头,随口问了句他在干嘛。卢瀚文说着没什么,然后啪啪啪啪删除了刚刚编辑好的腹稿,但准备再多又有什么用。


刘小别摇摇头,扣上耳机继续听着歌。 卢瀚文把手机塞回口袋,用搅勺随意地敲敲杯沿。 



“前辈你喜欢我吗?”卢瀚文问。 


“你这是什么傻问题。”刘小别头都没抬地继续看着屏幕。 


“可是我…”后面的句子被突然改变的旋律盖住,刘小别抬头看着他嘴唇动了动,然后站了起来。 



我就知道前辈一定听不到吧,但是这可难不住我啊,这么重要的事总要用行动证明。 刘小别睁大眼睛看着卢瀚文走过来,俯身吻上他的唇。

评论(12)
热度(46)

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

© 陌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