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苍

梗自微博英国报姐,好友入坑太开心了赶紧码了个

*平行世界* 


在船出海了三个月之后,他终于暂时告别明媚的阳光和绿宝石般的海水再一次踏上陆地,六月份仅凭燥热的风便可让他脸颊发烫。同船的水手们在憋了三个月之后早就钻进了酒吧,冰镇的德国啤酒和开朗的加利福尼亚姑娘们会让他们明早揉着疼痛的额头醒来。


承太郎左手拎着黑外套右手拎着密封好的样品箱身上穿着背心,晒得黝黑的皮肤引得过路的姑娘凑过来搭话,他黑着脸吼了一句吵死了然后加快步伐把惊呆的姑娘们留在沙滩上。目的地是他常去的一家小店,店面只有二十多平却颇受当地人喜爱,招牌龙虾卷便宜新鲜又好吃。他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空调的冷风和水果冰棍的味道,对他说欢迎的人声音却很陌生。


他抬起头,陌生的年轻人也正巧看着他,几缕红色的头发从白色印着店面LOGO的鸭舌帽侧面不服输地露出来。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店里也就只能听见冷柜嗡嗡的声响,他的眼睛从对方紫色的眼看到红色的耳坠,再看到衣领间露出的锁骨。


“换人了?”他扭开视线环视了一下不大的店面,而对方看着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人,笑着解释只是过来替一周的班。


和往常一样拎着龙虾卷和冰糕再次走进热风里的时候,他才暗骂了一声,觉得也许自己应该去要他的电话号码。他一向在这方面不太开窍,而且理智告诉他对方不过是个和自己有着一面之缘的陌生店员而已,不管是化学反应还是生理反应都会在生活恢复正常之后消散的。


但事情并非如他所愿,等他发现自己又一次记起对方的时候,他已经飘在加勒比海上了。他爱着海洋,但他看着蔚蓝色的深海,却自嘲着自己计算归期的行为。替班一周,用脚来想都知道哪怕回去也见不到他了,而那个店员可能做梦也想不到几千海里之外的海上有人会想着和他那场不足五分钟的会面。


五分钟不可能颠覆人生,但三十年就足以改变很多东西。别人对他的称呼从承太郎变成了空条教授,他的外套由黑色变成白色到如今的深紫。他结婚,有了孩子,再离婚。他再次回到福罗里达是为了看多年未见的女儿,两个人坐在湿地公园的游览车上,处在叛逆期的女孩坐在他身边发着脾气。


“我打电话说了要去奥兰多迪士尼的。”

“你妈两个月前才带你去过。”

“原本应该是你两个月之前陪我去的。”

“抱歉,工作耽搁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要不是你这样,妈妈也不会和你离婚。”


对话与尴尬的气氛中终结,美洲鳄、鹳鸟和成灾的水蛇都变得无趣起来。等游览车走过一周,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间了,下了车女孩走在前面,偷偷回头看他高大沉默的父亲。


“我还有一个地方想去。”她开口。

“是哪儿?”

“The Coral Catle.”

那种满是噱头的地方。承太郎看着自己女儿漂亮的眼睛,硬生生把这句话憋了回去。凭空建造一座礁石城堡,报纸上大肆宣传,再编造一些浪漫而神秘的故事来赚取门票钱。商家惯用的手段对16岁的女孩似乎异常有效,只可惜等女孩满怀期待地赶到时游客通道也要关闭了。


管理员看了看他们两个,把刚挂上的链条撤下来,说里面还有一波游客,让她们赶紧进去。徐伦自然是很开心,拉着承太郎便往里面走,而另一群游客正站在厅里看着礁石做的家具。导游在讲着建筑者爱德的故事,而他的目光在夜色里停驻了。


这种奇迹发生的概率有多小?三十年前偶然遇见的临时店员变了样子,可能是住在附近的缘故吧吧,手里还牵着一条金毛犬,红色的刘海和看向他的紫色眼睛依然让他心动。


夜风带着福罗里达特有的海水腥味涌过来,那个人从刚才坐着的石椅上起身走过来。


“请问,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评论(2)
热度(38)

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

© 陌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