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苍

【周江】听见

01.

 

炎夏总是那样难熬。

 

赛后休整的夏休期,轮回的大家决定一起来海边度假。确认过行程,江波涛就抢了别墅的订单名额,成功为大家订到了网上公认风景最好的海景房。

 

而现在,车马劳顿了一天一群人终于到了之前订好的别墅。大家都是一脸疲态,好在还都打起精神互相开着玩笑。抽签决定好房间,各人就拖着各自的行李去休息。忙前忙后一整天确实挺让人吃不消,这样感叹着的江波涛回到房间之后就直接躺倒看起星星了。

 

幽幽天幕间缀着的星光透过天窗落进房间,映在他瞳孔深处。海风腥咸带着凉意沁人,驱散着夏夜的燥热,让人很难不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可惜的是还没在这种难得小清新的情调里沉浸多久,江波涛就被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拉回了注意力。他看着周泽楷把箱子放在一边,松口气坐上对面那张床,江波涛坐起来笑着看接下来一周将要住在一起的临时室友。

 

“怎么样?小周对房间还满意吧?”

 

对方闻言环视了一圈,随即抿着唇似笑非笑地点点头,然后看着江波涛脸上的笑意发愣。江波涛被这样看久了有些不习惯,略觉尴尬地轻咳一声。

 

“喜欢就好呢。”

 

虽然在路上就已经吃过晚餐,但是晚些时候大家还是聚在一起又吃了顿烧烤。江波涛接到方明华的电话的时候询问地看周泽楷,就看见对方平躺在床上对他摆摆手表示不想去。江波涛点点头自己下楼去和大家吃这顿宵夜。

 

等江波涛吃饱喝足拎着烤鱿鱼和果汁回到房间的时候,枪王大大正裹着浴巾擦头发,后背漂亮的线条随着他的动作规律地动着。他笑了笑把烤鱿鱼塞进这位临时室友手里,自然地从对方手上拿过毛巾细心地帮他擦干了后背。

 

“这种时候就别耍帅啦,去穿衣服,着凉就不好了。”

 

江波涛看起来心情不错,帮他擦完后背还轻拍了一下他后背。明明是句很普通的话,上扬的尾音却撩得周泽楷不由自主地跟着舒展开眉头。咬上温度刚好的烤鱿鱼,周泽楷含含糊糊应了一声。

 

带着几分宠溺的笑,江波涛走过去关上那扇不停涌进海风的窗。房间里只有略显昏暗的床头灯亮着,江波涛看着映在窗户玻璃里周泽楷的倒影笑得温暖。拉上窗帘前他看着窗外那片漆黑的海,和海面上码头灯光的倒影想起小周那双总是明亮的眼,让他有点舍不得拉上窗帘。

 

又随便聊了一阵,两人就都收拾收拾去睡了,一夜好眠。

 

第二天他们出门的时候,朝阳正把海平面点染得一片艳红。年轻人们的欢闹声伴着海鸥欢快地鸣叫,原本湿润清冷的清晨也渐渐变的温暖起来。

 

还没等两人过去,孙翔就拎着一大袋子新鲜的海货回来递给餐厅的厨师。不远处杜明手里还有一只挣扎着的鱼,斑斓的鳞片在艳丽的阳光下折射着晶莹的光。

 

吴启小心地搬开石板,吕泊远伸手去捉下面的螃蟹却被抬起夹子的螃蟹夹了手,发出一声惨叫。江波涛看了周泽楷一眼然后两人一起没忍住笑了出来。

“早啊两位。”方明华把手中的咖啡杯放回桌上抬头笑看他们。“昨晚睡得还好吗?”

 

“我猜我们睡得不会比前辈你差吧。”江波涛很精神地开口“看见你们这么开心,可让我比昨晚睡得好更精神呢,小周也这么想吧?”

 

周泽楷点点头,表情还带着几分困倦。朝阳温暖的红光有地染上他好看的脸颊,乍一看竟显得他看向江波涛的眼神格外温柔。

 

没有什么比整个轮回在一起更让他们开心的了,每个人都这样想着。能在最血气方刚的年纪,和一群相熟的人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总会让人不自觉幸福起来。

 

 

02.

 

第一天上午他们的重头戏是沙滩排球,很难想象这一群宅男会对某种运动如此热衷。

 

最开始只是看到孙翔手里托着一只一看就不是排球的球出现,楞了片刻之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笑出来。赶在孙翔生气之前吴启不顾杜明的阻拦把杜明的手机按亮递了出来,亮起的锁屏是兴欣最近拍的期刊封面。

 

屏幕上苏沐橙和唐柔穿着泳装抱着可爱的漂浮球笑着,而在赏心悦目的两人怀里的那只球,正是此时孙翔手里的这种半透明又印着可爱图案的这种。看到杜明屏锁壁纸的孙翔也开始狂笑不止,反而是杜明红着脸抢过球一副想要战个痛的样子追着两人跑了几个回合。

 

大乱斗就是这样开始的,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加上了被砸中头就要被埋进沙子里这样的彩头,大家的热情自然不减反增。

 

第一个被集火出局的自然是杜明,大家都表示这个结果简直喜闻乐见。杜明同学表示对这个同队人都能从身后稳稳命中他后脑勺的队伍绝望了,说好的队友爱呢?吴启摊开手表示爱一直在啊,而且爱得深重,甚至爱得在杜明被埋了之后他还不忘拿了一个一样的球放在他旁边。

 

七手八脚把杜明埋在沙子里,一群人马上又开始了第二轮攻势,几个回合之后方明华一个漂亮的扣球砸中了作为活动的发起人孙翔。

 

"靠!";被砸中之后孙翔看着迅速聚过来的几人,自知是被坑了,只好比了比中指就地伏法。

 

几人又是一通手忙脚乱埋好孙翔,江波涛习惯性地抬头寻找周泽楷的身影,却发现站得稍远的周泽楷正拿着球看着自己笑。

 

江波涛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过来他的想法,想要起身去躲,只是蹲了太久腿已经酸麻没法迅速调整姿势。他也就只能看着球随着周泽楷的视线一同落在自己额头上,避无可避。

 

江波涛听见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嘭咚一声,就像球撞在额头的那声一样。是不是所有人在面对都在面对枪王大大无死角攻击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江波涛这样想着,无奈地笑了笑拾起一旁的球抛回给小周。

 

“时间也差不多了呢,你们也差不多要吃午饭了呀,就我就舍身当今天最后一个报销的吧。”笑着开过玩笑,江波涛也被埋进温暖的细沙里,在海边阳光的包裹中昏昏欲睡。

 

吃饱了午饭的周泽楷咬着饮料的吸管走过来,杯壁上凝起的水珠顺着修长的手指滚落在沙滩上。他坐在江波涛身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帮他挡住了阳光。

 

“喝不?”他偏过头看着被埋得只剩下头的自家副队,把手中的饮料递过去。

 

“不用啊,我还不渴。”江波涛眯起眼看着他拿回饮料又喝一口,然后把视线投向那一片蔚蓝。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待在一起享受着缓慢流逝的时光,即使是都一语不发也完全感受不到尴尬。

 

不知不觉江波涛在海边人群的嬉闹声,海浪声和海鸥的鸣叫声中合上眼睛放松下来,海风缓缓吹过让人觉得仿佛时间都过得缓慢了下来。再次睁开眼睛是被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吵醒的,附近玩闹的小孩子追逐着跑过来,马上被一旁的周泽楷一把抱起。

 

还没来得及给小周的臂力点赞,江波涛就逆着正午灼人的阳光看着他的背景大脑短路了一秒,他从松软却沉重的沙子里挣脱了出来。

 

“别熊,小心点。”周泽楷把叫闹着的孩子放下,难得郑重地开口。看样子是差点踩到自己了呢,大脑分析技能终于启动成功。拍拍留在身上细碎的沙砾,江波涛走过去帮忙收场,在成功用温柔的笑容哄走了一群熊孩子之后他终于松口气。

 

周泽楷站在一旁看着江波涛逗着那群孩子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也只好由着这人好脾气地和他们聊天。等终于静下来了他再一次看了过去。

 

阳光静静照上轻薄衣袖下若隐若现的皮肤,血管的淡青色从皮肤下透出来。海天间碧蓝一片清清浅浅尽数成了背景,衬托得那手仿若透明。或许是被阳光久照了吧,指尖一抹淡红色此时看来可爱得诱人。

 

浪涛一声一声响在耳边,却仿佛轻得不足以盖住心跳声。

 

明明海风不停地冷却着周身空气,周泽楷却觉得盛夏的空气灼烧得他几乎要窒息。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视线,那个人回过头静静笑着看进他的眼睛。随即略显冰凉的指尖轻轻触摸上他滚烫的脸颊,替他拭去脸颊上沾上泛着光的沙砾,轻柔的触感仿佛令人惬意的海浪。

 

两人中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江波涛替周泽楷拂去细沙的手最终还是不舍地停留了片刻,可在反应敏锐的枪王面前即使是这片刻的犹疑也无处可藏。

 

可周泽楷眨眨眼睛看回去的时候,却只看到江波涛微微侧过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收回那作为罪魁祸首的手指抚上自己唇瓣。

 

阳光迎面洒下,点亮了整个午后,也点亮了江波涛好看的眼睛。浅棕色的虹膜在阳光下显得更加温柔,深褐的瞳孔掩藏在睫毛的阴影下看不出情绪,可微微弯起的眼角却藏着几分狡黠的笑意。

 

真是令人无可奈何的狡猾,周泽楷在心底暗自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但又不得不说这样的江波涛也让他觉得可爱。周泽楷觉得自己真得越来越无可救药了。

 

 

03.

 

被阳光烘烤得悠闲又懒散的下午,周泽楷半跪在沙滩上,小心地一点点把细沙扶上沙堡。刚看得出雏形的沙堡在他手指的雕琢下一点点变得细致起来,他只是认真地一点点弄着,侧脸沁出细细的汗。

 

阳光把那座闪闪发光的沙堡和他脸侧的汗照得闪闪发亮,他抿着唇,漆黑的眸子认真凝视着它。

 

来得不巧的浪打来,冲垮了刚垒好的墙壁。他只是又一次地修整好它的形状,在旁边挖出一条深沟。

 

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堡的形状再次显现出来,这次的已经比刚才大了许多。江波涛刚好看见,走过来在旁边蹲下,欣赏了一下他的杰作之后也跟着动起手。

 

两个人一起工程的进展速度一下就快了不少。沙堡的规模越来越大,深深的排水沟保护着沙堡,沙堡一点点展现出精致的形状。

 

可是不久之后更大的浪涌来,沙堡的壁垒再度冲散,两人有些泄气地坐在沙滩上。片刻之后又像想起什么一样一起默契地起身,修复这座沙堡,而不远处的轮回队员看见之后也都一个个聚集过来帮忙。

 

一双双平时敲打着键盘的手细细勾画出沙堡的形状,一个大得惊人的沙堡被造起来,甚至链接在一起的每个小城镇都异常的精致。

 

一群人从沙滩上起身,拍拍手上身上的沙砾,满意地说笑着欣赏起这座沙堡。不知是谁提议的,一群人在旁边踩下了“SAMSARA轮回”的字样,甚至还不顾形象地一起对着大海喊着轮回万岁。

 

江波涛眯着眼睛看着这几个包含着他们太多感情的字,站在小周身边,用刚好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

 

“轮回王朝还是没建立成功呢,但是小周,我们日子还长。我想就这样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走下去,一次次创造奇迹。你可以,轮回的每个人也都也可以一次一次站在那个位置。”说出口的话里带着几分为队友自豪的情绪,平和而坚定的声音伴着风声传进周泽楷耳中。

 

周泽楷没有答话只是坚定地点点头。

 

涨潮的海浪最终还是将沙堡和字迹吞噬淹没,把脚印也冲刷干净,虽然有点遗憾可是大家还是开心。

 

有时候江波涛也会想,这些对于他们到底有什么意义。

 

王朝会成为历史,像嘉世的三年连冠偶尔会被人提起,可大家关注的永远是还没有尘埃落定的新赛季。

 

为他们响起的欢呼声也总会平息,人潮也终归会散去,成为每个人头脑中疯狂过的一段记忆。

 

曾有人一起为了他们的获胜而呐喊,现场甚至有萍水相逢的人在那一刻相拥而泣,如今却已天各一方。

 

场上昙花一现的精彩操作或许会引来接下来一阵子网游玩家的争先效仿,但不久之后又会有新的替代。

 

时间比一切都要残忍。

 

或许有一天,他们也将离开这个舞台,除了这些记忆什么都不会留下。

 

但是,想要和这群人一起做到些什么,想要一起坚持到最后这样的想法却空前地强烈。

 

那就为了这些只是想象就能让人笑出来的未来一步步前进下去也不错。

 

 

04.

 

 愉悦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再回过神已经是晚上。海鲜烧烤的香味不停勾起大家的食欲,一群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解决了一盘又一盘海味。

 

远处暗色的海和天连成一片看不清轮廓,只能听到不断传来的浪潮声一声一声响起。

 

吃过饭江波涛和大家打了声招呼独自走到海边透气,赤脚迈进清亮的海水里。海水的温度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却也让他的头脑越发清醒起来。不远处沙滩上人声喧闹,天灯一盏接着一盏被放飞,点缀着本就灿烂的星空。他就微微仰起头向着那些光芒投去柔和的视线。

 

不久他听到脚步踩在沙滩上细小的声响。孙翔揉揉乱翘着的头发走过来,看见他似乎有些意外,随即挥手打了个招呼然后在他身侧站定。

 

“副队,里面太热我就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平日张扬的人此时显得有些局促。

 

“干嘛解释啊。”江波涛笑出来,在明灭晃动的灯光中又往海的方向走了一步,冰凉的海水抚过脚背再调皮地逃开了。在深夜中反而显得有些温暖的风拂过脸颊,如同黑暗中显得明亮起来的笑容一样。

 

孙翔看着江波涛的笑一时语塞,江波涛读懂了气氛很自然地继续开口“我在海边玩过这么多回,从来没这么开心过,因为和你们一起啊。”

 

“我也是。”孙翔顿了顿,想到什么一样继续说“还记得以前和同学们一起去海边,还被一群小丫头欺负来着。”

 

“嗯?以前?是你还是学生时候的事吧?”江波涛侧过头看着他搭着话。

 

“是,你都不知道她们多烦人,我就是懒得搭理她们就生气了。仗着长得漂亮大家都乐意宠她就说要揍我,我当然不怕。”

 

“那后来呢?”

 

“被揍得挺惨,我又不揍女人的,我要动手还怕她们?”回忆起那件事孙翔似乎还有些忿忿不平,吐了口气看着海天相接模糊成一片。

 

江波涛看着他愣了愣随即笑着摇摇头“绅士风度是不错,不过总不能被欺负不是?”

 

“又没真出什么事,我那阵子人缘差得老师都懒得管我。”他回过头看着江波涛“副队在学校应该是好学生吧,也不和老师吵架。”

 

“嗯?听你说得像你吵过?”

 

“吵过啊,后来干脆就搭理就懒得搭理了。也正好乐得清闲。”他无所谓地耸耸肩,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皱着眉小声嘟嚷“靠,我好像还喜欢过那群里一个丫头来着。”

 

“嗯…早恋吗?”想象了一下旁边这个大男孩还在学校里的样子,江波涛笑出来,按他这个说法应该也挺能闹的类型吧。

 

从孙翔加入战队以来其实江波涛和他聊过很多回,大多是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有时候聊聊训练的进展和心情状态一类,像这样聊到过去倒是很少有过。应该也是在这样的情境下放松下来的缘故吧,江波涛这样猜想着,反倒是更提起了几分兴趣。

 

“是,是早恋。你没谈过吗?”看着他的笑孙翔有些奇怪地挠挠头。

“我啊…没谈过,不过有过喜欢的人。”江波涛摸摸下巴回想着,眼睛眯成细长的一条,孙翔觉得他这样笑起来有点好看。

 

“那现在呢?”孙翔这鬼使神差的话让江波涛愣了愣,一时竟然想不出应该如何回答,孙翔看着他突然不说话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呃,有吧。”看着孙翔难得紧张的神色江波涛被逗得笑出来,凑过去踮脚揉了一把孙翔的头发。如果现在能稍稍亮一点,看到的孙翔的脸一定是红的吧,江波涛这样猜想着。

 

“呃,副队……诶?队长?”感受到脸上突然传来一阵冰凉,孙翔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回头看着周泽楷拿着冰镇的可乐带着若有若无的笑看着他。而另外一边的江波涛显然也没好到哪去,也是被周泽楷这下子闹得吓了一跳,看着恶作剧的罪魁祸首笑出来。

 

各自接过外壁还凝着水滴的易拉罐,两人拉着周泽楷直接坐在沙滩上,三个人坐在一起看着深夜的海景。不大不小的交谈声被徐徐夜风卷走,淹没在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说话声打破了海边原本的沉静,原本静谧得有些吓人的夜显得也不那么怕。月亮和远处灯塔发出的柔和光亮在海面上影影绰绰形成一条晃动的光路,附近人群的喧闹或者远处静得可怕的海仿佛都离他们很远。

 

虽然多数时候在说话的都是孙翔,可也都没忽视大部分时间里都在沉默着的周泽楷。江波涛看着枪王大大在黑暗中看不真切却显得更加好看的侧颜眯着眼笑,不时听着他说出口的只言片语搭几句话。

 

难得惬意安静地坐在一起整理心情,三个人也说得很开心,回到队里的时候赶上一群人正在K歌,唱得算不上好听倒也没有多难听。后来有人唱情歌,有人暖暖看着笑得如门外灯火般暧昧。

 

直到夜深了人乏了一群人才都散场。海滩恢复了寂静,连暑气都仿佛又淡了几分,好像整个世界醒着的就只有依然不停的海浪声和灯塔依然发出的柔和的光亮。

 

 

05.

 

第二天清晨的海边,海鸥在朝阳的光辉里飞着,留下短暂而安静的影子随着它们的身影划过天空而晃动。比起海滩边的热闹,此时的礁石边显得有些冷清。

 

江波涛拾起礁石上的一只海星,拿在手里翻看了一下,放进退潮留下浅浅的水洼中。水面映着被朝阳染得鲜红的云和天空,海星经过海水的浸润显现出更加艳丽的色泽。周泽楷凑过去一起看着它乖顺地贴在深灰的岩石上,用指尖轻触着它粗糙的肉足,看着它微微缩起来的样子弯起了唇角。

 

所想的无非都是那些稀疏平常的日子里江波涛存在的身影。江波涛永远像是水一样,乍一看看不到什么,可又早就深入他的生活中,把每个普通的日子浸润得多彩。周泽楷不说,但是心里总是充满着感激的,他安静地看着江波涛。而江波涛对着他露出让他安心的熟悉笑容,转身继续往前走。周泽楷安静地跟上,看着两只手自然摆动却总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默默垂下眼帘若有所思。

 

顺着石滩继续往前走,到大概正午的时候天空中的云沉沉压下来,随即远处就传来阵阵滚雷的声音。

 

大雨骤然而至,把两人浇了个措手不及。周泽楷扯过江波涛的手,牵着他跑过被雨点砸得坑坑洼洼的沙滩,又顺着石滩走进一旁的山里。

 

雨点砸在长得茂盛的树叶间,发出细碎的声响,有时大滴的水砸在大片的叶子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被湿润过的泥土散发出的香气和海风腥咸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倒也并不让人厌烦。

 

比起在S市里每次都让人不自觉烦躁起来的暴雨,这场雨反倒来得让人觉得惬意起来。周泽楷分不清这种惬意是因为在海边、是因为是假期、抑或是因为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但总归燥动了很久的某些情绪还是被这场雨安抚。急促的脚步渐渐缓下来,两人并肩顺着山林中的小路走下去,都默契地没有松开握在一起的手。

 

原本只是为了避雨胡乱跑进来,他们并不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只是一步步顺着台阶往上。走进树林里之后雨显得小了不少,只是偶尔从树叶上滑下来的大滴水滴落到身上,凉凉的会让人忍不住缩缩脖子打个寒战。

 

树林里不知名的鸟长长地鸣叫着,偶尔也会有神出鬼没的小壁虎从台阶旁窜过。蝉鸣息了蝴蝶也躲了,青蛙却是叫得欢快,不时的新发现让上山这段路变得有趣起来。

 

越往上走空气越是清冷,尤其在雨后,更是冷得更让人想要质疑现在是夏天这个事实。而正因为这种寒意,从对方手心的温暖就成了彼此此时最真实的温暖。

 

默默走到山顶,两人发现了一个小亭子,远远的可以看见海。此时的海面映着阴沉的天色也显得没有之前鲜亮,远处灰蒙蒙一片模糊,涛声清晰可闻。两个人站在亭子里松口气,默默松开了手。亭子周围开着各种颜色的花,香气大概是被雨水冲散,断断续续若有若无。

 

“哎…雨下成这样咱们还真是不走运呢,在这里休息一下吧,雨大概一会儿就停了。”江波涛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亭子里响起,打破了周围这种不太真实的氛围。周泽楷眨眨眼看着他,点头同意。

 

雨声打在棚顶和树叶,啪啪嗒嗒的声音在耳边响着。随后雨渐渐大了起来,从屋檐滴下渐渐的从水滴连成了线。远处的海也渐渐被泛起的水雾染得看不清楚,两个人好像就这样被阻隔在世界之外。

 

两个人在亭子里找座位坐下, 各自看着各自的风景。周泽楷想要借机说点什么却不知从哪里说起,偷瞄一眼江波涛的侧脸,暗自希望这场雨下得更久些。

 

而江波涛转过头对上他的视线笑出来。

 

大概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心情吧。这样想着,周泽楷回给对方一个笑,默默把视线投回那一片雨幕。

 

雨声渐止,嗒嗒嗒的声音渐渐由密集变得稀疏起来。阳光透过云层照出来,把还在低落的水滴照得透亮,被雨水洗涤过的树叶显现出鲜艳的色泽。

 

带着淡淡鹅黄的光束在暗灰云层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明亮,鲜明的对比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即使是他们这种见惯了游戏中美景的人也还是忍不住惊叹还是大自然的风景更让人惊叹。雨停得很快,就仿佛之前那场雨就是天空这个爱哭鬼的一场心血来潮,只有清新的空气和微凉的温度还证明着刚才那场暴雨的存在。

 

“走吗?”

 

“好。”

 

周泽楷自然地握住江波涛的手牵着他继续往回走,和之前许多次不得不牵手的场合一样,这样只有两个人的环境多少让他放开了些。被握住手的江波涛只是安静地弯起唇角笑出来,回握住那只漂亮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指尖。

 

周泽楷感受着他指尖的小动作也暗暗松了口气,紧了紧相握的手,两个人终于开始往回走。

 

回去的途中周泽楷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直接递给江波涛。江波涛接过电话,笑着对担心的队友们解释他们两个现在的处境,解释说一会儿他们一会儿就回去了。

 

一直在一起有个好处就是不用为了弄丢了对方而着急吧,虽然这么大的人了总不可能丢。周泽楷默默接过手机牵着江波涛的手继续往回走。

 

回到别墅的他们也和平常一样,周泽楷依然沉默着,而江波涛依然心情不错地笑着。就好像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一样,只有两人自己都一样感觉到心底的什么地方在暗暗发痒,像是埋了很久的种子终于吸饱了水分就要破土而出一样撩得人难受。

 

和队友们打过招呼,他们一起回到房间去换湿漉漉的衣服,视线不时扫见衣服下露出的皮肤却没有了以往的自然。两个人红着脸一起笑出来,都尴尬地转过身,脱去湿漉漉的衣服用松软的毛巾擦拭着身体。房间陷入安静,不久之后两人换好了衣服回过身互相对视。

 

这感觉就好像,你难得想要做些坏事又怕谁知道的时候,就发现对方正好愿意无条件当你的共犯一样令人欣喜。

 

一起度过的整个上午,成了两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06.

 

黄昏的沙滩边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趁着潮水还没涨上来,江波涛陪着周泽楷在沙滩边走着。海风吹过两人刚被晒得有些发红的皮肤,惹得皮肤细细疼起来,却一点也没影响两人的好心情。

 

两个人没怎么说话只是安静地并肩一步步背对着夕阳走下去,海浪一波一波涌过来,轻拍在他们脚上。不时溅起的海水折射着夕阳绚烂的色泽让整个傍晚显得绚烂起来,江波涛眯着眼睛偏过头,正对上周泽楷微微低头看着自己的样子。他愣了愣终究还是笑了笑,安静地低下头沿着海岸线继续走下去,沙滩上渐渐留下两人走过的痕迹随即被涌上来的浪抚平。

 

看见一枚淡紫色完整的贝壳,江波涛有些新奇地俯下身把它拾起来,放进清澈的海水里冲去泥沙。这枚贝壳的纹路难得的整齐,淡紫色在夕阳一片暖橙色的阳光里反射着柔柔的光,他笑着拿起贝壳放到唇边轻吻。贝壳触到唇瓣,有些凉也有些苦涩,他抿抿唇把贝壳握在手里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接过贝壳拿在手里,好看的指尖细细摩挲过贝壳细细的纹路,沉默了一阵抬起眼看着江波涛继续往前走的背影也跟上去。

 

又不知是从哪找到一个海螺,江波涛回过头,周泽楷看着他笑着把它放在耳边。随后花纹斑斓的贝壳被放在他耳边,视线被对方微微弯起的唇角吸引,好看的弧度让周泽楷无端想要凑过去亲一口。海风吹过,海螺里竟然也细细传来海浪的声音,他不解地眨眨眼看着江波涛的嘴一张一合地说着些什么。

 

“小周,听到了什么?”

 

耳边和往常一样柔和的声线似乎还带着愉悦的情绪,周泽楷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

 

“你。”

 

他看着江波涛被夕阳照的闪闪发亮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深棕色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随即带上了比夕阳更暖的笑意。

 

夕阳究竟能绚烂成什么样,周泽楷看着他眼里夕阳的余辉不由得感叹出来。染上沙滩的、海面的、或者所有他想得到的地方都不会胜过它此时在这人眼底的这一瞬。

 

一开始能爱上这样一个人,真的太好了,周泽楷忍不住就这样想着。

 

而他不知道此时他背对着夕阳,在江波涛眼底留下个有些许暗淡却又显得修长的影子,让他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夕阳给两人相拥着的身影投下长长的样子,轻轻相触的唇瓣没有人看到。

 

短暂试探般地触上江波涛带着笑意的唇角后,周泽楷稍稍退开些看着江波涛的表情,而那个人只是轻笑着凑近些追着他的唇吻上。

 

绵长的吻结束,行动派的枪王大大果决地牵过副队的手十指相扣,趁着夕阳还没落到海平线之下并肩往回走。

 

世界上大概没有什么能永远存在,而留在沙滩上的脚印会被浪花拂去,声音会被风声淹没,年华终将成为记忆。但是只要握紧彼此的手,就会觉得时光似乎也并没有那么无情,无论时光为他们带来什么,他们总可以握紧彼此的手一起面对接下来的人生中即将到来的每件事。

 

或许有时候连他们自己都注意不到,只要两人在一起就会变得轻松起来的空气。但是总有人会认真凝视着,在这世界繁杂的光影中看清只属于那个人眼底的光亮。

 

或许有时候连他们自己都注意不到,一群人在一起时彼此总是投向对方的目光。但是总有人会细心地听着,在这世界纷杂的声响中听清只属于那个人轻柔的声音。

 

耳边轻吻后轻声的那句低语让人愿意去相信,从此之后,都不会再是一个人。


评论(4)
热度(80)

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

© 陌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