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苍

主题:糖果、烟花、永远


1000字以下练习


伊卡爬上屋顶果然发现金发少女正仰头望着那片墨色出神,月光温柔地勾勒出少女侧脸的轮廓。

 

“瑞兰德?”她轻轻叫了叫对方的名字,那个人并没有回头,只是懒懒地嗯了一声。

 

仿佛是早就习惯了对方这副懒洋洋的样子,伊卡只是笑了笑坐在她旁边。十一月深夜的温度让两人的吐息凝成水雾,她搓了搓手四下看看。

 

一旁的烟囱冷冷的,晚餐时间的余温早就在夜晚的清冷中散去,万圣节两人一起挂好的装饰品还挂在上面。她把万圣节剩下的糖果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递给瑞兰德,两人就这么吃起来。

 

伊卡莉斯舔了舔唇角的甜味,想到万圣节晚餐香甜的南瓜饼。

 

天空里有几丝云,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有点诡异,伊卡有些疑惑地看看天空又看看瑞兰德。

 

“看着天空能想到什么?”瑞兰德偏过头看着她开口问道,眸子里模糊地映着城市的灯火,看得伊卡莉斯偷偷红了脸。

 

“白…白菜?”她认真地看了看天上那些云答道。

 

“你呀…为什么会是白菜啊。”听了她的答案瑞兰德也笑了出来,毫不收敛地笑得肩膀一颤一颤,末了还在她头上敲了一下。

 

伊卡莉斯的脸更红了,她没解释只是眨眨眼,犹豫了一下问回去。

 

“当然是看起来像啊…那你能看到什么呢?”

 

“等等就知道了。”瑞兰德的眼睛轻轻眯起,笑得神秘。

 

所以伊卡莉斯陪着瑞兰德坐在屋顶,看着月亮从这边到那边,毫不介意时间这样逝去。倒不如说在深夜里靠在一起,反倒只觉得心底有些犯甜,她偷偷抿唇掩藏起笑意和对方不时说着什么。

 

她这么黏着瑞兰德,就像在热恋期一样,虽然她们并不是情侣。这想法让她有些开心,又让她的心空落落地痛了起来。

 

这种疼痛开始于什么时候连她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了。大概在她们相依为命的这段时间,或者在她们还各自有温暖的家的时候,甚至在更早之前吧。

 

街道越发地寂静,近近远远的灯火也渐渐熄了,瑞兰德的侧脸也随着小餐馆霓虹灯灭下而变得模糊不清。

 

城市剩下的几点光芒在她有些湿润的眼底打起晃,含糊地说了一句我回去了,她摸摸有些发凉的手臂眨眨眼,撑起身子站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就被拉住了手腕,她疑惑地回头看去,

 

四下响起微弱的尖响,更显得夜空空荡得可怕,她睁大了眼下意识捉住瑞兰德的袖口。

 

“啪。”

 

世界瞬间被花火点染成绚烂的一片,即使视线还是模糊的,她的视线还是不能从瑞兰德难得温柔的笑颜上移开。

 

“不管怎么样,你永远不会失去我。”

 

手被瑞兰德牵了起来小心地握住,额头上落下一片温暖。

 

那是一个糖果味的吻。


也是个糖果味的许诺。

 


评论
热度(8)
  1. 碧血寒烟逝陌苍 转载了此文字
    甜。

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

© 陌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