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苍

无虞终老





江波涛的身体不算太好,上了年纪身体总会有大大小小的毛病。好在他看起来还很精神,还能陪着周泽楷每天出门闲逛,偶尔和邻居们聊聊天下下棋。用当年打荣耀的头脑,总归是赢多输少。当然,输的也多半是输给了周泽楷。



到最后临近小区的老人都知道这里有位高手,甚至又不少人把死前赢过他一把当作一个小小的挑战。可是随着时间流逝,来陪他下棋的人越来越少。并不是赢不过放弃了,而是上了年纪,老人们一位一位离开人世。


听到又有朋友去世的消息,江波涛带些遗憾地笑笑,神色有些落寞。“总觉得有些怕人呢。”


“我还在。”周泽楷将视线从侍弄着的花叶上移开,认真地看着他。江波涛看着那眼神,无端想起许多年前眼前这人就是这样认真地看着自己说喜欢的样子。只是现在自己已然花了眼,再也看不真切。


“嗯,我也在呢。”走近了摸索上对方不再年轻英俊的脸庞,江波涛伸出手,手指穿过对方略显干涩的银丝轻轻抚摸。


江波涛生了一场大病,手术过后还没睁眼,就感觉到手被那个人紧紧握在手里。从对方掌心传来的温度依然是那么让人安心。


睁开眼睛看见对方略显模糊的剪影,习惯性地猜测着对方的情绪,随后笑出来。


“小周还在呢,我又怎么舍得走。”


周泽楷看着对方又一次用这种听起来像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说着这种话,想了想,缓缓开口。


“要走一起。”


“好,好,一起。”细微的叹息过后,江波涛合上眼应允。



谁都没猜到最后终究还是周泽楷先走的。陪着养子办好手续,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的睡颜,反应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迈着不再稳健的步伐回到空无一人的房间,江波涛在藤椅上静思了一会儿,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古旧的纪念册。他带上老花镜细细看着上面的每一张照片。


那是轮回的纪念册,扉页上年轻的枪王或许打扮已经不合潮流,但并不妨碍江波涛看得仔细。


江波涛记得很清楚,周泽楷拍这张照片的时候他还没有转会轮回。江波涛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莫名地有种空落落的羡慕。被问及要不要转会的时候,脑海中不期浮现出那张帅气的面庞。


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吧,数年随在他身边的时日,甚至从那时两人的相处就已经慢慢深入骨髓了吧。


“小周”温柔地再次叫出这个叫了几十年的称呼,江波涛抚上纪念册的封面,回想着昔日的时光。


接下来的几天里,记性很好的江波涛开始忘记很多最近发生的事,只是一点点回想着两个人一同走过的时光。


表白之后炽热的亲吻,愉悦的笑容。


后来的那些犹豫,和不再犹豫之后的坚持。


一起拿冠军的喜悦。


退役的失落和对方安静的陪伴。


无处不在的默契。无处不在细碎的幸福。


‘你不在以后,就让我尽情地想起你。不眠不休废寝忘食地想起你。’


江波涛也曾经想过,自己算不算是毁了周泽楷的一辈子。并不是因为不自信,而是有时他也替周泽楷可惜。直到那天周泽楷给了他答案。


“你是最合适的。”


这是周泽楷的想法,而江波涛何又尝不是这么觉得。他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他是他。就算他自私地把他就在自己身边,又何尝不是花了一生的时间。


更何况他们相爱。


他们谁都没有后悔过能够遇见对方,疯这一辈子,爱这一辈子。


三天之后江波涛安然睡在藤椅里,午后温暖的阳光包裹着他。那个梦里刚到轮回的他看着不善言辞的青年,笑着叫声队长。


他就睡在这个梦里,没有醒来。

评论(25)
热度(76)

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

© 陌苍 | Powered by LOFTER